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作者:蓬莱海市的旅游记忆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9-03-16 11:34    浏览量: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从隆宗门返回时,看到门北侧有一长流13间平房,开始以为这只是售卖商品的普通用房。但房前的铭牌告诉我,这就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军机处所在地。

军机处在雍正朝始设,初为临时机构,主要是为了提高决策效率,以应对西北战事,但后来军机处逐渐发展成为总揽军政大权的中枢决策机构,内阁被架空。军机处的出现,宣告了中国古代宰相制度的彻底结束。军机处的建筑样式比较少见,平顶,四面坡。按图索骥,觉得这种屋顶应该叫“盝顶”,但有关资料举出的例子是重檐的,不知道有没有单檐的盝顶。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游览完前朝三大殿和东西两厢,即来到了“乾清门”前。乾清门面阔五间,明间和次间开门,梢间为青砖槛墙,单檐歇山顶,两侧为八字形琉璃影壁。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门前御道两旁的两尊铜狮子耷拉着耳朵,据说是提醒后宫的人们少听、少说,不得干政。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门内是一条两侧有汉白玉栏杆的高台通道,直通“乾清宫”。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乾清宫是后寝三大殿的首殿,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数度被焚毁,多次重建,现有建筑为清嘉庆三年(1798年)所建。乾清宫面阔九间,重檐庑殿顶,镇瓦兽九个,在建筑规制上仅次于太和殿。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殿前除了已经在太和殿看到的日晷、嘉量、铜鼎、铜鹤、铜龟之外,在月台两侧还有两座安放在三层石雕须弥座上的重檐攒尖顶小方亭。旁边并没有关于这两座小亭的说明铭牌,请教一位工作人员,得知小亭的正式名字叫“江山社稷方亭”,铜铸鎏金,建造年代不详。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殿内宝座上方悬挂的“正大光明”匾额为顺治帝亲书,历史上颇具神秘色彩的“建储匣”就曾经封藏在匾额的后面。宝座两侧有两幅对联,前联为“表正万邦慎厥身修思永;弘敷五典无轻民事惟难”,由康熙帝御题;后联是“克宽克仁皇建其有极;惟精惟一道极于厥躬”,为乾隆帝手笔。

史载,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四帝都是都是按秘密建储制度登上皇帝宝座的;清代后几位皇帝或只有一子,或无子,秘密建储制度开始失去意义。

乾清宫是皇帝的寝宫,同时也是皇帝处理日常政务、批阅各种奏章、接见外国使节的地方。明代自永乐帝开始,十四位皇帝都在乾清宫居住。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在乾清宫发生了宫女刺杀嘉靖帝的“壬寅宫变”事件,侥幸未死的嘉靖帝从此搬离了乾清宫,没再回来。清代的前两位皇帝顺治和康熙也住在乾清宫,但从雍正帝开始,却都把不在中轴线上的“养心殿”作为了寝宫。至于个中理由,雍正帝给出的解释是“朕思乾清宫乃皇考六十余年所御,朕即居住,心实不忍。朕意欲居于月华门外养心殿,著将殿内略为葺理,务令素朴。朕居养心殿内,守孝二十七月,以尽朕心。”雍正帝在养心殿哪里是“守孝二十七月”,这一住分明就是13年!

清代,交泰殿是皇后在千秋、元旦、冬至三大节接受朝贺的地方;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乾隆帝将象征皇权的二十五玺存放在这里,使之成为事实上的储印场。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殿内的宝座与前面几大殿的宝座相比,简洁朴素,更有了家居的味道。宝座上方的二字“无为”匾额为康熙帝御书、乾隆帝恭摹,是非常难得的“双龙”御匾;两边有联“恒久咸和迓天休而滋至;关睢麟趾主王化之始基”。宝座后是一面四扇板屏,上面是乾隆帝亲撰并书的《交泰殿铭》。宝座后及东西两侧是上覆黄绫的二十五宝玺。

交泰殿处在乾清宫和“坤宁宫”之间,其美好寓意在于:乾坤交,而天地泰;帝后交,而夫妻泰。但纵观明、清两代,帝后感情深厚的实不多见,就连被认为夫妻感情相当不错的崇祯帝和周皇后,也曾在交泰殿发生争执,坏脾气的崇祯帝甚至当众将周皇后推倒。据说,这场家庭纠纷最后以崇祯帝给周皇后“买”貂而告结束。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交泰殿前游客较少,得以挤到近前拍摄殿内的场景,终于拍到了殿顶的盘龙衔珠藻井。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坤宁宫是后宫三大殿的第三殿,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明代两次毁于火灾,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重建,清代在顺治朝和嘉庆朝两度重修。坤宁宫面阔九间,重檐庑殿顶,镇瓦兽七个。

坤宁宫在明代和清初是皇后的寝宫。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重修时,仿照盛京“清宁宫”将明间开门改为东次间开门,将最东侧两间建成暖阁,作为皇帝大婚的洞房,康熙、同治、光绪三位在未结婚前即登基的皇帝都曾在这里度过新婚之夜;西侧四间设北、西、南三面大炕,用于供奉萨满教祭神灵。雍正帝移住养心殿后,皇后也搬出了坤宁宫,坤宁宫开始成为专门的萨满教祭神场所。

在后宫三大殿的东西两侧均匀分布着十二个二进院落,这就是通常所说的“东六宫”和“西六宫”。从中轴线进入东六宫、西六宫所在的区域,有多道门可以选择。与观览中轴线上的主要建筑只需一直由南向北走不同,探访东六宫和西六宫对你的方向感和位置感绝对是个严峻考验。我是个方向感和位置感都比较差的人,转着转着就失去了方向,以至于十二个院落最终好像只看到了七个。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广生左门”,从此门出去,就是承乾宫。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承乾宫初称“永宁宫”,明崇祯五年(1632年)改称今名。正殿承乾宫面阔五间,单檐歇山式,镇瓦兽五个,殿前为宽敞的月台,东西有硬山顶配殿各三间。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承乾宫的东邻是“永和宫”。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永和宫初名“永安宫”,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更为今名。前院永安宫面阔五间,单檐歇山顶,前接三间卷棚顶抱厦,镇瓦兽五个,东西有硬山顶配殿各三间。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后院“同顺斋”面阔五间,硬山顶。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院西南角有一座盝顶井亭,几个游客正研究是不是“珍妃井”。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承乾宫和永和宫现在都被辟为青铜器展馆。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器物上的篆文清晰可辨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亚酗方尊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册方斝,商代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邗王是野戈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兽面纹胄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承乾宫北面的“钟粹宫”宫门紧闭,游客们只好在门前拍照留念。

在西六宫区域,误打误撞先进了“翊坤宫”。翊坤宫始称万安宫,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改为现名。翊坤宫原为二进院,清光绪十年(1884年)慈禧太后五十寿辰时将翊坤宫后殿改成穿堂殿,称“体和殿”,使翊坤宫和北面的“储秀宫”相连,形成四进院的格局。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进入“翊坤门”,迎面是一座上书“光明盛昌”的屏门。“光明盛昌”中的“明”字的日字旁多写一横,“盛”字少写了一点,据说是暗含了“明不再重来,盛永无止境”的意思。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一进院正殿翊坤宫面阔五间,单檐歇山顶,前后出廊,台基下陈设铜凤、铜鹤、铜炉各一对。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东西配殿均面阔三间,硬山顶,东殿称“庆云斋”,西殿称“道德堂”。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二进院的体和殿是在翊坤宫后殿和“储秀门”旧址上改建的,面阔五间,硬山顶,前后开门,后檐出廊。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殿额“翔凤为林”为同治帝御笔。

体和殿是慈禧太后入住储秀宫时进膳、喝茶、休息的地方,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慈禧太后还在这里为光绪帝主持选立后妃的仪式。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和永和宫一样,院内西南角和东南角各有一眼井,只是井亭已经不存。据此推断,在二进院掘井,应该是皇宫里的规制。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三进院,也就是原来储秀宫的前院,正殿为面阔五间单檐歇山顶的储秀宫。殿前置有一对铜龙和一对铜鹿,据说是慈禧五十大寿时的祝寿之物。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储秀宫前廊西侧悬有一块匾额“乾坤经纬”,仔细分别上面的印章,竟然是慈禧太后的手迹。说良心话,这四个字写的是真好,敦厚大气,完全看不出是出自女人之手。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东配殿“养和殿”和西配殿“绥福殿”都是面阔三间,硬山顶。三殿的前廊与体和殿的后檐廊通过转角相连,构成回廊。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东西配殿檐下的匾额“照天曜日”和“和神茂豫”都由慈禧太后书写,书法依然不差。这两块匾额设计成书卷状,比那些方方正正的匾额多了些许活泼,也平添了几分婉约之气。

第四进的正殿“丽景轩”面阔五间,单檐硬山顶,是慈禧初入宫时居住的地方。慈禧在这里生下同治皇帝,母以子贵,慈禧由此青云直上,从贵人、嫔、妃、贵妃,直至太后、太皇太后,逐渐成为掌握晚清王朝47年实际大权的“女皇”式人物。正是因为慈禧后来的一步登天,才使得翊坤宫和储秀宫在建筑标准和内部装饰方面明显高于东六宫和西六宫其它宫院。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翊坤宫南面是“永寿宫”。永寿宫初名长乐宫,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改称“毓德宫”,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更为现名。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永寿门内的石照壁。东西六宫大门里都有照壁,样式各不相同。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永寿宫为两进院,前院正殿永寿宫面阔五间,单檐歇山顶,殿前有宽敞的月台。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殿内匾额“令仪淑德”为乾隆帝御笔。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殿内陈列的瓷器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美的让人心醉的执壶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东西配殿各三间,硬山顶,已成为售卖商品的小店。

明孝宗的母亲在永寿宫暴死,是明宫诸多疑案之一。因距离“慈宁宫”、养心殿比较近,清代屡次把永寿宫作为筵宴的场所。光绪朝以后,永寿宫更沦落为收纳物品的仓库。

由永寿宫西行,即达“启祥宫”。启祥宫原名“未央宫”,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嘉靖帝因其生父兴献王朱祐杬出生在这里,而将未央宫改名为启祥宫,清代晚期又将启祥宫改称“太极殿”。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启祥宫最初也为二进院,清末把其后殿辟为穿堂殿,与后面的“长春宫”及其东西配殿以转角游廊相连,形成和翊坤宫、储秀宫相类似的四进院。我游览的当日,启祥宫后殿部分没有开放。

东西六宫是近些年经过整修才开始向公众开放的,进一步的整修工作还在继续。在整修尚未完成的时候去游览东西六宫,眼中的景物可能不那么养眼,但看到的东西可能更接近原汁原味。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游览完中轴线和东西两翼,穿过“坤宁门”,即是故宫最北面的游览区域“御花园”。

御花园始建于明永乐十五年(1417),历时三年建成,当时称“宫后苑”,从清雍正朝起始称“御花园”。整个御花园东西长,南北短,大致呈长方形,占地12000多平方米。御花园的总基调为中国传统园林风格,亭台楼榭点缀其中,但其追求左右对称的努力,又让其沾染上了西洋园林的味道,使得整座园林略显拘谨和生硬。

御花园建筑分中、东、西三路,主次分明,和前面的宫殿部分如出一辙。中路以“钦安殿”为中心,前有坤宁门、“天一门”,后有“承光门”和“顺贞门”。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钦安殿坐落在单层汉白玉须弥座上,面阔五楹,殿前出月台,为少见的重檐盝顶。

有资料说,乾隆朝曾在殿前加盖抱厦三间,后在“文革”时期被拆除。但看今天的钦安殿依然是有抱厦的,而且是五间,把个月台挤得满满的。原来现在的抱厦是2009年新建的,是故宫大修计划的一部分,据说是要重现“康乾盛世”时故宫的景象。以我一个外行人的眼光来看,这个五间抱厦实在有画蛇添足之嫌。殿内供奉的是北方神玄天上帝,也就是真武大帝。在道教的阴阳五行学说中,北方属水,色为黑,而水克火,因此北方神玄天上帝有镇火的神能,把其供奉在皇城北端是希望真武大帝保佑紫禁城免遭火灾。钦安殿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重修,一直保存至今,是非常珍贵的明代遗构。在这里我们发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那就是:纵观故宫的历史,可以说是火灾不断,许多主要建筑都是屡毁屡建,真武大帝的保佑工作做得并不好,但真武大帝所居的钦安殿却在明嘉靖年间重修后安然度过了400多年,可见神仙也是有私心的。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殿前东、西各有一座建于清乾隆年间的四角攒尖顶小亭,称“香亭”。这两座小亭的前半间敞开,后半间以隔扇门封闭成小室。如此结构的小亭在中国古建筑中非常罕见。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钦安殿所在的小院落的正门称“天一门”,门额为明嘉靖帝题写。以“天一”命名此门,是根据《易经》“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语句,取“以水克火”之意。

东路主要建筑有“万春亭”、“浮碧亭”、“摛藻堂”、“御景亭”和“凝香亭”。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万春亭为重檐,底层方形,四面出厦,形成十二角,上层为伞状攒尖圆顶。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浮碧亭建在一座单孔石桥上,方形攒尖顶,亭南有卷棚顶抱厦伸出。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摛藻堂面南背北,紧倚宫墙,面阔五间,悬山顶,清乾隆四十四年(公元1779年)后,《四库全书荟要》曾贮藏于此,供乾隆皇帝随时阅览。“摛藻”一词出自汉班固的《答宾戏》“虽驰辩如涛波,摛藻如春华,犹无益於殿最也。”意思是铺陈辞藻,引申为施展文才。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凝香亭在摛藻堂东一个非常局促的角落里,四角攒尖顶,始建于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后重建。凝香亭称得上是“见缝插针”之作,体现了御花园设计者一寸地皮都不想浪费的设计理念。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摛藻堂西是一座湖石叠成的假山,称“堆秀山”。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山顶筑有一方形攒尖顶小亭,因每年重阳节帝后都要登上堆秀山赏景,故万历帝将该亭命名为御景亭。

西路主要建筑有“千秋亭”、“澄瑞亭”、“位育斋”、“玉翠亭”和“延辉阁”。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西路建筑与东路建筑基本为一一对应,建筑样式也大体一致。千秋亭、澄瑞亭与东路的万春亭、浮碧亭两两相对,分别代表秋、冬、春、夏四个季节。其中,千秋亭和万春亭因构造复杂、造型优美,被公认为紫禁城里最美的亭子。

位育斋和摛藻堂形制相同,初建时称“对育轩”,明嘉靖年间更名“玉芳轩”,清代改称今名。雍正时代此斋曾作为佛堂。“位育”一词源自《中庸》“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按照朱熹的解释,“位”是是秩序、定位;“育”是发展、进步。用今天的话来理解,就是量体裁衣、循序渐进、科学发展。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东西两路中,唯一不够严格对称的,是与堆秀山相对的延辉阁。延辉阁面阔三间,重檐卷棚顶,外观为两层,实际两层之间还有一暗层。该阁明代称“清望阁”,清代估计是觉得其中的“清”字与国号犯冲,才改了今名。据说当年在冬季天气晴朗的日子,登临延辉阁可以看到西山的积雪。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乾隆帝曾有诗描写御花园的春景“堆秀山前景物芳,更逢晴日蔼烟光。负冰锦鬣游文沼,试暖文禽绕鱼堂。彩燕缤纷先社日,青幡摇曳引韶阳。莫嫌花事迟追赏,通闰应知春倍长。”把个御花园描写的令人神往。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钦安殿北,是承安门。门内左右各有一只鎏金铜象,姿势非常特别,前腿反向跪着。经旁边的游人提示才知道,这叫“富贵吉祥”(负跪吉象)。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承光门是一座仅为一开间的庑殿顶门楼,两侧分别通过矮墙和“集福门”、“延和门”相连。承光门兼顾实用性和装饰性,关闭后更像是一座三滴水的八字大照壁。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延和门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过承安门,是御花园的北门“顺贞门”。顺贞门为随墙门,是后寝通往“神武门”的重要通道,参加“选秀”的秀女们也要通过此门进入“秀场”御花园。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继续向北走过一段甬道,即达“神武门”,也就是紫禁城的北门。神武门在明代和清初称“玄武门”,至康熙朝,因避康熙帝名讳改称神武门。门洞上方匾额“故宫博物院”为著名历史学家郭沫若题写。神武门在城台上筑有面阔五间的重檐庑殿顶城楼,城楼上层檐下悬“神武门”满汉双文匾额。1924年,清逊帝溥仪被驱逐出故宫时就是从神武门黯然离去的。

阅不尽的北京城——故宫(后寝篇)

游览完故宫,本想再去登一把景山,无奈雨势渐大,只好作罢。尽管光线已经非常差,还是沿着护城河走到故宫的西北角,拍了几张雨幕中的角楼。在故宫众多大体量建筑面前,玲珑的角楼绝对是小弟弟,但如果就复杂程度而言,角楼绝对不输故宫的任何一座建筑。

原计划用一天的时间把故宫仔仔细细地游览一遍,不期而至的一场雨搅乱了我的计划,让我的游览不得不提前结束,许多地方因此没能走到。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

电子邮箱:

公司地址: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